荡口荡漾悠悠情

鄂尔多斯日报 2017-12-15 11:44编辑:温智娇

江南有众多的古镇,荡口虽不在“江南六大古镇”之列,但也别有情致。水乡无锡河道纵横、湖荡密布,荡口则身处其中。深秋,芦花飞舞,树叶绚烂,金黄的稻田环绕农家别墅,到处洋溢着浓浓秋意。

古镇没有熙攘的人流,也无喧闹的场景,反倒让人放慢脚步,停留身心,悠闲地品味一种恬静。

一进大门,凉亭旁的两棵银杏树满身金黄,渲染着秋。几片叶子随风飘落在水面,那么静美。河面宽宽窄窄,纵横交错,似一根粗细不匀的绳,把屋舍串起来,一股浓郁的水乡情调荡漾开来。

有河就有桥,桥有石拱桥、直桥、廊桥,也有单孔桥、多孔桥,各显风姿。桥就像绳上一个个结,既把两岸扣在一起,又妆点着小镇。有河的地方是不可能少了船的,船和水才是水乡江南最经典的元素。古镇上的小船不少,最精巧的要算停靠在芦苇边的小划子船,两头尖尖,窄如白条鱼。那船少时曾玩耍过,一不小心,就会底朝天。

咿咿哑哑摇着撸,伴着哗哗的划水声,看枕河的民居、驳岸的堤埠、红红的灯笼、绿绿的垂柳、斑斓的树叶。这一切都被水浸润着,也浸润了我的心性。

漫步在石板铺就的老街上,各式工艺品琳琅满目。走走停停,看看望望,粉墙黛瓦、飞檐翘角、店招飘展,女儿墙、木板门、铜锈锁,无不荡漾着悠悠古韵,这便是梦中的江南。这里没有吆喝,任光阴静静地流淌,世间的浮躁荡然无存。

爬山虎的叶子已经变红,在白色的围墙上尤为鲜艳,也不知在这里守候了多少载,想必它一定知道那些久远的故事。故事也能从桥名中窥探一二,诸如卖鸡桥、卖鱼桥,像是留下的符号,可以想象当年小镇人摆摊卖鸡卖蛋、卖鱼卖虾的热闹场景,透出的是原汁原味的生活。耕读桥刻录了历史的印记,明朝初年,江南名士华贞固来到此地,带领族人边耕种边读书,把一片湖荡荒芜之地变成了膏腴鱼米之乡。

一曲悠扬的音乐飘来,在小巷中更为空灵。我辨不出是何种乐器,也许根本就没听过。循声而去,只见一妙龄女子正在吹陶笛。不禁想起,此地是吴文化的核心地,吴歌民音飘荡在街头巷尾,是委婉动听的锡剧故里,也是人民音乐家、作曲家王莘的诞生地,顿感古镇荡漾着至美的歌声。

踏进王莘故居,较为简陋,旁边建有纪念馆。王莘自幼受到民间音乐的熏陶。1950年国庆节前夕,他创作了《歌唱祖国》,并很快传遍祖国大地,成为亿万民众久唱不衰的经典曲目,获得了中国音协“金钟奖”终身成就奖。一进纪念馆,屏幕墙上滚动播放着各种版本的《歌唱祖国》,都是那么优美动听,具有无限感染力,因为这首歌凝结了爱国之声、人民之心、民族之魂。

荡口钟灵毓秀、人杰地灵,孝义之风代代相传,尤其把“孝”衍化为“义”。进入“江南第一义庄”——华氏老义庄,里面陈列的实物和照片,正讲述着如烟往事。早在明初,这里就设立义仓,赈灾扶贫,尔后在各地又置义田、办义学、赈乡亲。这种以“义”为核心的家规民风,铸就了华家一族的魂,也孕育出一个个杰出人物。先后走出了铜版活字印刷家华燧,“数学双星”华蘅芳、华世芳兄弟,漫画家华君武,琵琶艺术家华秋苹……小镇荡漾着被书香翰墨和孝义浸染的人文气息。

温煦的秋阳下,行人三三两两坐在河边古朴的桌前,泡一壶茶,吃着年糕、药膳酥、豆腐花等风味小吃,嚼着嘣脆的萝卜干,时光静好。鱼米之乡当出美酒,不时地能见到酒坛,亦能嗅到“无锡老酒”飘溢的芬芳。难怪古人诗云:“天知早稻上场来,故放晴光日日开。老酒深缸软草铺,与君同把太平杯。”于是,找间小屋,临窗而坐,点上几道特色佳肴,追寻秋风的足迹,便开始一段心的徜徉。那色泽金黄大块的走油肉是断不可少的。这肉历经开水煮、过油炸,几次高温后,油自然就“走”了,只剩下肉的醇香,禁不住连吃几块,小镇荡漾着如此好滋味。

“东南巨浸首鹅湖,绝妙烟波万叠图。”古镇枕着鹅湖,穿镇而过的清澈河水,经年不息地流淌,荡漾着沁人心脾的悠悠水乡情。(怦然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责任编辑:温智娇】

【责任编辑:温智娇】

延伸阅读

关于我们 | 服务协议 | 隐私权保护 | 广告服务

Copyright © 2015 yiqi. All Rights Reserved

伊金霍洛新闻网 版权所有